将乐“千年树王”:清新大地写传奇

树龄超1500年的南紫薇树王

红豆杉王雄姿

●李宣华 文/图

沐四季清风,享闲适宁静。今天的将乐是名副其实的“绿海明珠”,森林覆盖率达81%。在这郁郁葱葱的浩瀚林海之中,有两棵年岁超1500年的古树巍然屹立,在尽情汲取将乐满邑清新的丰富营养中,潜心修炼,于年复一年的春夏秋冬轮回中静听天籁,花开花落……

莲花山南紫薇王:龄超1500年,世间罕见

将乐有“紫薇之都”雅誉。境内有三处天然南紫薇古树群落,总面积560余亩。其中,面积最大的一处在白莲镇铜岭村,面积高达300亩,在一片狭长的天然次生阔叶林中,挺立着500多株野生南紫薇。其次是高唐镇邓坊村黄牛商的南紫薇群落,占地200多亩,生长着210多株南紫薇。面积最小的一处在万全乡陇源村际头自然村莲花山,面积约50亩,有南紫薇47株。岁月在这一株株古老的紫薇树干上,打磨出一道道沧桑的印记,让人感慨时光如流的同时,敬畏坚持的力量,敬畏坚守的奇迹,敬畏坚韧强悍的生命力。

莲花山南紫薇王可谓是将乐紫薇之都的“名门望族”。其围径7.7米,胸径2.44米,树高29米,平均

冠幅21.3米。据林业专家考证,这棵树至少已生长了1500年,是世间罕见的一棵“紫薇王”。全国花卉研究权威、北京林业大学副校长张启翔教授观花无数,当他见到这棵南紫薇后,赞叹不已。从当地林业专家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目前全世界都还没有发现能够超越这棵紫薇年龄的记录。

我曾一睹“紫薇王”的真容。只见古树苍天,枝繁叶茂,苍苍然,皑皑然,巍然抖擞。只可惜,这棵树实在是太老了,老到自己多年忘记了开花。

当地流传着陈友谅错杀胞妹,血染紫薇的故事。据2010年12月参加县林业局森林文化调查的将乐县委党校高级教师肖胜龙介绍:

元朝末年,叱咤风云的农民起义英雄陈友谅,就活跃在离紫薇王20多公里远的天上岗山麓。后来,陈友谅起兵驻军莲花山,要与朱元璋一决高下。他命令手下第一强将温将军为先锋准备北征,令胞妹如花筹集粮草。温将军和如花进谏:“天下群雄相斗,我们兵力单薄,不如坐山旁观,在南方扎稳根基,待机北取。眼下,饥荒已久,粮草难以征收到手,望大王三思而行!”友谅听了心中不快,说:“趁天下未定,及早逐鹿中原,那能偷懒偏安!不必多言,违令者斩!”

当夜巡营,陈友谅听得妹妹帐中飘出一阵低语:“温军,温军,为什么老在我身边嗡嗡做娇儿!”友谅听到这里怒火中烧,心想,难怪他们不肯北上,原来是安于在这荒野中偷情。其实,是他错把当地方言“蚊子”听做“温军”了。不知这山中蚊子又多又毒,如花被蚊虫咬得难受信口而说。

一怒之下,他便以“征粮不力,贻务军机”的罪名,把如花斩了,以此号令将士鼓勇北征。如花知道自己怎么辩解都是没用的,临刑前含泪告别哥哥:“请在斩我时留心血流方向:东流西征,北流南征,如此进可取天下,退可守南国。”如花死时,那一腔热血往北喷去。对此,陈友谅不理,执意北伐,直至决战兵败才后悔不已。

传说的内容,无从考究。不容置疑的是,就在这棵南紫薇王的附近,曾发生过无情的战争,山顶的古炮台遗址便是最好的见证。当地人对草莽英雄陈友谅错杀胞妹如花甚为惋惜,认为紫薇花就是如花的精灵所化。因此,人们对这些野生紫薇感情至深,如今,周围还留有一处处保护紫薇的古围砌痕迹。2014年夏,多年不见开花的南紫薇王“千呼万唤始出来”,开出了一簇簇粉白的紫薇花,惊羡了无数来客。

龙栖山红豆杉王:植物王国的“万木之首”

龙栖伟岸千年茂,沐雨经风万丈高。

青果玲珑藏古韵,绿枝葱翠绕云涛。

采收红豆相思寄,提取杉醇解病熬。

一睹芳容生百爱,春来将乐舞丝绦。

这是一位游客游览将乐龙栖山时写下的一首七律,咏的是龙栖山田角村的一棵红豆杉王。这棵树王胸径2.36米,高37.8米,平均冠幅17.7米。据林业专家介绍,这株红豆杉王,树龄和莲花山的南紫薇王相仿,大概在1580年左右。

1998年9月成立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龙栖山,位于距县城57公里的将乐县西南部,总面积1.57万公顷,森林覆盖率达97.8%,海拔最高处达1620.4米。区内万亩葱茏,名木古树繁多,被称为“天然植物园”和“中国东南动植物基因库”。据1997年版的《将乐县志》载,龙栖山未受第四纪冰川袭击,各种植被保存完好,其中大口径南方红豆杉群、柳杉群较罕见,金钱松、鹅掌楸、凹叶厚杉、黄山木兰、沉水樟、闽楠、浙江楠、八角莲、黑节草等红皮树种被列入《中国植物》一书,还有黄山松纯林3000亩和厚朴、杜仲、观光木、伯乐树、短萼黄连、红皮糙果茶、乐东拟单性木莲、野大豆、银钟花等珍稀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