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萨斯城经济年会引发油气金融市场反应

 
陈凯丰

纽约金融论坛(NYFF)联席发起人

Horizon Financial 首席经济学家

纽约大学教授理事会理事

 

  8月末,全球贸易摩擦加剧,市场动荡不已,美联储在杰克逊霍尔召开了本年度“经济政策年会”。这个在美国西部小城堪萨斯召开的规模不大、分量颇重的研讨型会议引起了美国金融、油气行业的高度关注。

  小城“舞动蝴蝶翅膀”,让本就焦躁不安的金融、油气市场变数增加。

  杰克逊霍尔会议亮点

  杰克逊霍尔年会始于1982年,一直被奉为美国金融政策的“晴雨表”。今年杰克逊霍尔会议的第一个主题是“货币政策的分化”。来自普林斯顿大学、斯坦福大学、芝加哥大学、马里兰大学的教授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澳大利亚央行行长、以色列央行行长等都做了精彩的演讲。

  其中,关于全球新兴市场和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来自伦敦商学院的海伦·瑞教授的观点是: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对于新兴市场国家的溢出效应高于在本国的效应。比如说美联储降息,对于新兴市场国家的刺激作用是对于美国经济刺激乘数的两倍以上。反过来,在收紧货币政策的时候,对于新兴市场国家的负面影响也更为严重。

  从国际货币体系来看,英格兰银行行长卡尼对于各国货币政策面临的挑战,特别是英国退欧对于市场影响的各种分析值得深思。他提到全球金融体系对美元的单一依赖是一个风险,全球金融体系需要更多元素的加入。在演讲中,他专门提出,从长期来看,由人民币计价的原油交易、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都是建立“多极金融体系”的建筑材料。

  为了打破对美元的单一依赖,他还提出用加密货币来取代美元体系的可能性,包括脸书的Libra币,也包括是否有可能创建一种新的全球货币来进行交易和定价。他的这个演讲对今后20年的全球货币体系发展都有可能产生极大的影响。

  当然,杰克逊霍尔每年最重要的演讲都是美联储主席的讲话。投资者将寻求对一系列问题的指引线索,其中包括利率和资产负债表政策的可能路径,以及对新兴市场震荡的看法。此次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演讲主题是“经济变革中的货币政策”。

  今年鲍威尔主席的讲话可谓“中规中矩”,却激起千层浪。他的讲话非常明确地指出了美国目前面临经济发展放缓的挑战,但也提到经济的基本面仍然不错。风险方面主要是德国和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减缓,包括意大利等地的地缘政治风险。

  这个讲话虽然看似平和,积极消极因素各占一半,但其实这一言论并不符合美联储一贯的作风。美联储主席的这个讲话一般只关注美国国内经济和货币政策的影响,很少提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具体情况。比如去年在纽约经济俱乐部的几次公开讲话中也没有提到任何美国以外的问题。而现在,鲍威尔公开说到全球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是前所未有的问题,美联储对于这个风险的应对没有既成模式,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前车之鉴”。话外之音,就是没有参照系的现实情况可能才是美国现在面临的巨大挑战。

  翅膀扇动激起能源行业震荡

  鲍威尔主席的讲话一出,股市、油市甚至白宫当局都迅速反应。美国总统特朗普更是在推特上连发十几条更新,质问美联储主席是否是美国的敌人。美股也同时大跌,表示了失望。

  鲍威尔7月的表态让形势扑朔迷离,他当时告诉美国议员们渐进加息“目前”是适宜的。因此,会前华尔街和全球金融市场普遍预期会议将释放美联储在今年9月第三次加息的信号。外界都期望鲍威尔主席能够利用这个场合来宣告降息的前瞻指引,最好是明确说降息50个基点。

  白宫甚至在杰克逊霍尔会议前发表推特,提议降息100个基点。对此,鲍威尔既没有像前任伯南克主席一样直接表示“量化宽松继续”,也没有像耶伦主席一样干脆不出席会议。鲍威尔演讲的重点基于一些专业的分析,所以华尔街非常失望。特朗普更加失望,本来他希望美联储能够降息100个基点,结果鲍威尔对于降息只字未提。

  目前全球金融市场风险资产定价相对脆弱,特别是原油价格深受投资人避险情绪的冲击。杰克逊霍尔会议期间鲍威尔主席的讲话导致了美国股市大跌。另外,原油市场也以敏锐的嗅觉进行反馈——原油价格大跌。纽约交易所原油期货在8月24日由55美元下跌到53美元。一部分原因是投资人担心美联储降息或者刺激经济政策如果一直悬而未决,甚至延后,都将导致能源需求减缓。鲍威尔的讲话一出,进一步加重了这种担忧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