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农民工欠薪难题的“建行方案” “民工惠”

  近年来,为解决农民工欠薪难题,实现“到2020年农民工工资基本无拖欠”目标,党中央和国务院高度重视,严密部署。各级政府和企业也在积极探索可行办法,助力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镜头回放到去年年底,随着一声声清脆的短信提示音,广州巨华园林工程公司的农民工们乐开了花,临近年关,他们的“辛苦钱”一分不少顺利到账。对于他们而言,这无疑是件大喜事儿。

  而促成这件喜事儿的,就是建设银行于去年10月28日上线的“民工惠”服务。上线当天,该行就通过“民工惠”成功为209名农民工在线发放了190.29万元工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末,该行已为全国近600家建筑业核心企业的近3000家劳务公司提供“民工惠”服务,累计投放“民工惠”专项融资款180亿元,服务农民工175万人次。

  聚焦农民工讨薪“痛点”

  “让超过两亿农民工群体如期足额拿到属于自己的血汗钱,事关每一个农民工及其家庭的幸福感和获得感,是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重要内涵。”建行有关负责人说。

  农民工讨薪到底有多难?从数年来党中央治理重拳频出,各种措施日趋严厉、细密便可看出,农民工讨薪难已成为不得不面对的社会难点与“痛点”。

  为何农民工讨薪这么难?据了解,当前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仍主要发生在工程建设领域。业内人士表示,建筑业农民工讨薪难的原因主要聚焦在施工垫资常态化,小微分包商融资难融资贵,资金挪用行为普遍,农民工实名制、分账制政策落实难等方面。同时,用工企业对农民工的管理和支付行为不规范,平时只发基本生活费,等到竣工后或春节前才结清,企业经营遇到困难或是农民工没签用工合同等原因都会让农民工拿不到工资。

  同时,企业在给农民工支付工资时也有讲不清的“苦”。“作为总包单位,在农民工考勤管理和工资发放环节花费了大量精力,有时明明已经支付了工程款和劳务费用,却无法确保工资真正发到农民工手中。而作为劳务服务提供方的总分包商,到春节前集中发放农民工工资,企业可能就会周转不过来,自身信贷资质很难贷到款,社会融资成本又太高,每到年底都是一道不得不面对的坎。” 江苏省某建筑行业领军企业负责人王经理说。

  “你需要的刚好我有”

  “我在工地干了二三十年,以前发工资都是劳务队发,发到劳务队队长那里,再发到我们手里;现在是银行直接打到我们的银行卡里,这样的方式挺好,更放心了。” 在山西打工的安徽人刘师傅,通过建行山西分行的“民工惠”服务,足额拿到了自己一年的“辛苦钱”。

  建行以金融手段化解农民工欠薪难题,找到了一套标本兼治的方案。“该业务运用区块链技术,连接政府部门、业主、总包企业、劳务公司、农民工和用工管理平台,通过对全产业链信息进行大数据分析和模型测算,向劳务公司发放用于农民工工资的专项融资款,解决农民工工资的资金来源难题,确保‘有钱发’;并通过电子围栏打卡等技术手段提供农民工考勤管理、用工明细等客观数据,锁定‘发给谁’;还将劳务公司融资款直接支付至农民工银行卡中,实现农民工工资实名制、零拖欠和精准到账。”建行有关负责人说。

  “我们太需要这个产品了,马上就要做。”被农民工工资困扰的王经理在得知 “民工惠”服务后,很快就完成了方案对接和合同签订,帮助与自己合作的9家民营劳务分包商从建行拿到了1亿多元专项融资款,并通过建行代发系统给近1500名农民工结清了工资。

  “你需要的刚好我有。” 建行有关负责人表示,8月,人社部就《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要求用工单位应当每月至少向农民工足额支付一次工资。而在使用“民工惠”服务时,出工的工人不仅可以在年底拿到钱,以后也可以按月拿薪水。

  “‘民工惠’既落实了实名制、分账制等国家政策要求,又解决了劳务公司工资资金来源和农民工工资及时精准到账的难点,为从根本上解决农民工欠薪难题、促进和改变整个产业生态圈良性发展找到了可行之路。”上述负责人说。

  让农民工享受便利服务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建行董事长田国立表示:“做这个产品的初心,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让广大农民工、建筑工人、矿工等摆脱讨薪难窘境,不再有劳动者以牺牲个人尊严乃至生命的代价,去讨要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劳动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