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稻田处处蛙 新型农民乐呵呵

  星辰在线9月4日讯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钱娟)山里伢子盼出山,跳出“农门”进城,这是农村青年的普遍想法。但“85后”青年廖可可却寻思着进山:“守着绿水青山,掘到金山银山!”

  今年34岁的廖可可,从小在浏阳市长大。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浏阳市社港镇永兴村贫困户周裕辉一家。永兴村是典型的山区村,山多地少,沟壑纵横,村民们世代散居,这里的原始生态保存完好,到处山清水秀。

  他一眼就“相中”了老周家的“宝地”:这里少有人来,青山夹道,绿水穿行,空气清新。“守着土地‘金饭碗’,却在城里讨饭吃。”年轻人纷纷外出务工,土地常年抛荒,这让廖可可很受触动。

  “解题思路”逐渐明朗:“黑斑蛙对环境要求高,关键市场效益好,咱试试!”廖可可拉着老周入伙,他出资,负责攻关技术、对接销路;老周以20亩土地和部分资金入股,承担日常管理。

  说干就干。从湖南农业大学“充电”归来,廖可可跃跃欲试,2017年9月,他从益阳引进首批种蛙,并投放到稻田中。第二年春天,山窝窝里,听取蛙声一片,成蛙孵出小蝌蚪。

  可没过半年,问题来了:小青蛙患上“白内障”。廖可可急坏了,村民议论,老婆数落。他一天地里转几遍,悉心照料,还主动向老养殖户“取经”。半个月后,症状消失了,小青蛙个个活蹦乱跳。廖可可长舒了一口气:“心里石头落了地,我瘦了10斤,晒成黑人。”

  “除了要保证水源,天上飞鸟、地上蛇鼠都是青蛙的天敌。”老周当起了贴身“保姆”,建起防护网,24小时看护,定期投食,定时消毒。

  更大的压力还在后头:“养好了,万一卖不出去,咋有脸交差?” 廖可可没少忙活,上市前一个月,就在微信上叫卖。还主动和马王堆市场商贩搭上线,达成供货协议,这让老周吃下“定心丸”。

  批发价不高,容易受市场波动,低谷时每公斤价格不足30元。廖可可打起了加工的主意,通过传统手法,稻米柴火熏制腊青蛙。没成想,还挺抢手,订单络绎不绝来“敲门”,有长沙本地的,也有怀化等地的,还有来自山东烟台的……

  腊青蛙可错峰上市,每公斤价格达到240元,收入水涨船高,这让廖可可尝到了甜头。他给记者算了一笔细账,预计今年每亩稻田产出青蛙1500公斤,每亩纯利润在2万元以上,效益比种田高出10倍。

  “泡在网上就把青蛙卖出省了,服气!以往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小廖这蛙养得有出息。”老周说。

(点击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