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柱中益乡产业结构深度调整背后的故事

  从9∶1到1∶9

  ——石柱中益乡产业结构深度调整背后的故事

八月七日,石柱中益乡华溪村,整备后土地上的桃树苗已经长出绿叶。首席记者 崔力 摄

  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益乡位于武陵山区大风堡原始森林深处,是典型的“两山夹一槽”地势,位置偏远、土地贫瘠,全乡贫困发生率高达7.6%,远高于全市、全国平均水平,中益乡也因此被列为重庆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

  中益乡的扶贫故事很多,8月7日,重庆日报报业集团“走转改”采访团赴石柱采访,听扶贫干部讲了一道“数学题”,即“9∶1和1∶9”的故事。

  中益乡共有土地23261亩,然而,2017年全乡实际在耕土地只有7483亩,且主要种植“三大坨”(苞谷、土豆、红苕)等传统粮食作物,粮经比高达9∶1,每亩土地综合产出率不到1000元。

  去年9月以来,中益乡以产业振兴为发力点,深度调整产业结构,将“温饱型”粮食作物调整为“小康型”经济作物。短短一年,中益乡粮经比就从9∶1调整为1∶9。“预计今年每亩土地综合产出率将达2300元。”石柱县扶贫办副主任向海兰介绍,农业产业结构实现了质的飞跃。

  我们走进中益乡,寻找中益乡粮经作物结构比例从1∶9到9∶1背后的原因。

  故事之一:修公路

  贫困户陈益生无偿让出两亩地修路

  一进中益乡境内,感觉进了大工地,到处在修桥修路。我们第一站到的是盐井村,正好碰见村民在一片种满中药材前胡的地里除草。指着这片地,扶贫干部对我们说,去年这片地除了种苞谷就是闲置着,现在全种上了药材。盐井村红岩组村民陈益生和妻子都身有残疾,加上子女读书,这个家庭被精准识别为贫困户。陈益生夫妻俩虽是残疾人,但却是勤快人,夫妻俩也想通过发展产业脱贫,曾种植过烤烟、辣椒、茶树、山茱萸……但均以失败告终。

  正是因为过去的多次失败经历,陈益生对发展产业缺乏信心。去年9月,中益乡深度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大力发展以中蜂、中药材、特色果蔬为重点的新型高效产业。当村干部上门来给陈益生算账,建议他将地里的苞谷调整为中草药前胡时,他只是摇头。

  这笔账怎么看都划算——村里引进企业成立集体经济组织,免费为农户提供前胡种子、肥料和技术,还按保底价回购。卖出的钱一半归农户,还能享受集体经济二次分红。“一亩地至少能收入1500元!”面对无动于衷的陈益生,来算账的村干部叹了口气。

  其实,大家知道陈益生担心什么。“过去,中益乡发展过40多项产业,几乎都以失败告终!”中益乡乡长谭雪峰苦笑着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失败原因很多,比如销售渠道不畅、品种水土不服、管护技术不足等,但根本原因却在于中益乡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农民辛苦种出的山货如果运不出去,只有烂在地里,有些东西喂猪都不行,怎么算账都没用。陈益生告诉记者,他家还喂了一匹马,主要就是搞运输,这匹马一年会给家庭增收好几千元,但也是时有时无。

  乡干部明白陈益生的顾虑,直接告诉他,村里马上要修路,这是扶贫工作要做的第一件大事,“你放心,修好了路,你的山货都能卖到山外!”谭雪峰这句话打消了陈益生的顾虑。不久,他将10亩地都种上了前胡,还发展了辣椒、土鸡、山羊、生猪等特色产业。

  今年2月,问题来了:修公路要占陈益生家两亩种着前胡的土地,村干部正考虑怎么给陈益生做工作,他却主动将地里已发芽的前胡刨出来移栽,无偿将修路需要的土地给腾了出来。

  基础设施,特别是交通,是脱贫攻坚、乡村产业振兴的第一步。自2017年以来,中益乡共新建、改扩建对外交通公路3条,农村公路39条,桥梁10座,总里程达150公里左右,到2018年底,全乡通达率和通畅率均将达到100%。

  故事之二:“中”字号企业

  华溪村第一个企业带“活”了全村1200亩土地

  10万元扶贫款能为老百姓干点啥?这是我们采访第二站遇到的一个问题。

  市委办公厅副巡视员、驻中益乡脱贫攻坚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李建树告诉我们,2017年9月,华溪村收到某企业捐赠的10万元扶贫款。当时村里正发展生猪产业,不少人凭经验建议:“用这钱买几十吨猪饲料,免费发给贫困户!”

  但华溪村第一书记汪云友有自己的想法:华溪村户籍人口542户1466人,其中贫困户87户301人。如果按此建议办,受益人只能是贫困户,且猪饲料用完后便没了,是典型的“输血式”扶贫。何不用这10万元当启动资金,整合其他扶贫资金,带动村民入股成立公司发展产业,“生”出更多钱呢?